Mike是個事業有成的企劃經理,公開的性向在台南小城裡的大公司一點都不是問題,並不只是因為Mike心胸開闊的坦蕩蕩,更因為他的工作能力與工作態度同樣出色。不管上司交付怎樣艱困刁難的工作,總是可以使命必達的完成,甚至其他同事偶爾凹他幫忙,他總是帶著微苦笑容的點頭答應。

"Mike 是我們辦公室裡的阿信" 總經理總是常常滿意得如此評論,雖然在龐大公司裡不斷輪調,但各個部門的工作總是難不倒他,當哪個部門需要支援,他是萬能工具人隨時可以上手,但他那天來我診間求助,竟然是工作上遇到了困難。

"我遇到了,辦公室霸凌!"

"那人把我單獨拖進會議室裡,把門反鎖,拉下窗簾不讓外面的同事看見,接著對著我連續痛罵20分鐘,指責一件我根本沒做錯的事情,雖然沒帶三字經,卻極致地羞辱我的人格。我根本不是她所說的那樣的人呀~我工作是多麼認真,接下來的5分鐘我任何努力的解釋,他就只是板著嚴峻冷酷的臉孔,回嗆-你這馬屁精。不管我說甚麼,她都回這句話耶!我只是認真工作,又不是拍誰馬屁,我不該得到這種待遇"

接下來這幾天,Mike都過著驚弓之鳥的生活,那位霸凌者正巧就坐在他左邊,雖然沒有再任何進一步的動作,焦慮緊張,不斷冒冷汗,講通電話聲音也在發抖並且保持輕聲細語,深怕被她聽到又有甚麼誤解。回到家裡離開她的領域後,還是無法休息,持續緊繃,睡前不斷回想這個令人痛苦的經驗,想著她有甚麼權利來這樣否定我,對我實在太不公平了...思緒不斷轉動的同時,天也亮了,一夜未眠又得開始恐懼的一天。

當然Mike出現了典型的壓力適應症候群(Adjustment disorder)合併有焦慮失眠症狀,藥物有可以介入幫忙的地方,但是Mike 和我都同意多花點時間探討為何會出現這樣的心理現象

--明明Mike 可以不需要在乎這個人的意見的,這霸凌者既非上司,人緣也不好,行事作風許多同事都難以苟同,大部分的人都把她說的話當成狗吠不理會,偏偏他的攻擊對Mike而言是有效的,而且還有很強大的後遺症--

在四次的諮詢過程中,更進一步瞭解Mike後,第一個疑點是: 雖然Mike很優秀,但他轉換單位的頻率遠高於其他同事實在有點匪夷所思。當然有部分轉換單位是因為公司的需求及命令,但Mike 自動請調的次數也很頻繁。曾經有知名但較小規模的公司高薪挖腳,但他拒絕了,原因是,公司不夠大,不能常調單位。

接著Mike自己揭露了,每當遇到衝突場景時,從小到大他最習慣的處理就是逃走--選擇不和特定性格的人們交朋友,人際關係中有衝突總是委屈但是先道歉了事,請調對他來說幾乎是一種自動的按鈕--當遇到單位裡有讓他覺得不舒服的人,為甚麼呢?那些讓他覺得不舒服的人常常讓他覺得被否定了。他的阿信性格,讓他得到許多肯定與讚美,只要把事情做好,即便是讓自己受苦多一點,卻覺得更滿足。事實上,Mike 這個工作狂,工作得到的成就感幾乎成為了他所有身為一個人的意義。因為還沒上學的時候,只要他忍讓玩具給弟弟,父母就給他讚賞的眼神。上學的時候,努力念書,熱心服務,老師總是把他當成模範當面嘉獎。他心中對於被肯定的願望,根本可以用衣索比亞難民的飢渴來形容。相反的,只要被否定了,即使只是那麼一丁點,那個地方就失去待下去的意義--因為他無法忍受在單位裡面不是最美麗的那個。

"我希望我是最漂亮的公主,但是並不是用炫耀自己的美麗。我的能力成就了我的一切"

原來穿著阿信苦情的外衣,是為了在能力方面證明自己的存在,他的能力和被肯定,正是他公主的美麗禮服。但公主的內心是不容被一絲絲的汙衊。所以這個巫婆(霸凌者)的出現讓他感到憤怒,正是因為這禮服被留下了齷齰的污痕。

他的這顆脫逃鍵,說來運氣好-正因為他工作能力優秀,總是每次如願。但也可以說運氣不好-他不需要面對自己內心深處的掙扎與矛盾

"到底我這樣的演出,是給誰看的? "

"當我爸媽知道我是同性戀後,看我的眼神都不再一樣了。表面上他們說支持我的性向,他們也應該很想要真的釋懷,但是我知道一切都不會再一樣了。我不知道怎樣才可以再得到他們的認同,更努力,更委屈,只要他們再給我認同的眼神一次就好...可是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他們過世好幾年了。"

這次不知道怎樣的契機,Mike其實可以躲開這一切,藉由他以往逃避的模式,但他沒有,開啟了這幾次對談,不只是和我談,他也在和自己談,和自己內心植入的父母的認同對談。這次不論如何, 至少他突破了以往固定化的模式,直接面對這個衝突。我知道他不一定會選擇起身對抗這位霸凌者,但是他已經準備好面對自己錯縱複雜的內心需求了。

心寬,路更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