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好電影的朋友,大家或許會藉由劇情簡介來判斷是否會喜歡這部電影,但事實上常常看電影我不會仔細看簡介,寧可用快速掃過得到一個粗略印象就好。畢竟很多商業電影為了推銷片子常常會讓賣狗肉的掛上羊頭,不只是簡介,更明顯的就是片名可能更是八竿子打不著。通常我還會參考一個網站IMDB,不用怕他是英文的,因為只要點進去看最上面的幾顆星星就好。通常劇情片,文藝片在7顆星以上,動作片在6顆星一般就不太會讓人覺得失望。根據自己喜好再利用這個網站再篩選一下,找到值得看得電影比例就比較高一點。而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經典好片是刺激1995,他在IMDB是幾顆星呢?9.3,大概是有史以來最高分,這麼好看的電影一定要推薦一下,但是他的片名就是最典型片商推銷的例子,片名有著刺激,也有1995,但和故事內容一點關係都沒有,原名是 The Shashank Redemption,直譯應該是  鯊堡監獄的救贖。劇情內容雖然有通姦,同性性行為,越獄,但看過的大概不會用刺激來形容這部片子,對我而言,比較像是強烈激盪的海流翻滾在平靜的海面之下。

簡要介紹劇情:

原本生活美滿富裕的銀行家安迪,發現老婆外遇,拿著槍打算進行報復,抽了根煙冷靜後決定打消念頭離開現場。巧的是,當晚妻子和外遇對象真的被謀殺,握有指紋的槍,掉在現場的煙蒂,完美的殺人動機,讓他百口莫辯。法庭上冷靜的宣言,被當成毫無悔意而成為了鯊堡監獄(The Shashank) 裡面唯一真正 "無辜" 的服刑人,刑期是無期徒刑。為了自己沒犯過的錯被監禁,還不是最慘的事情,在這個制度化監獄,存在著被默許的路西法效應,一群原本不是同性戀的囚犯,在獄方默許的情形下(很像最近軍中事件 枉死的洪仲丘)恣意的選擇對象發洩自己性慾同時也滿足自己擁有虐待他人的權威,安迪就是他們的對象,但他運氣比較好,熬過一次激烈衝突後的毒打後,他的堅定讓這些人接下來沒有在碰過他。

在獄中,他和一開始最看衰他的瑞德 (Red) 成為交心的好朋友,藉由萬事皆可達的瑞德協助,安迪在獄中重拾他的嗜好,和其他獄互動,逐步走出被冤枉的心理牢籠,更進一步利用他財經專業,當上了典獄長的得力助手,得到了一個改善自己和同儕們的待遇的機會,在漫長服役期間他找到了自己的志業-擴充圖書館和教育獄友幫助他們考取文憑。或許可以說總得找個目標,但安迪在這些舉動當中,似乎找到救贖,也找到屬於自己的自由。印象深刻的一個場景,他逮到一個獄警去方便的空檔,把廣播室據為己有,拿出莫札特的費加洛婚禮放到播放機上,把全監獄的廣播打開,讓女伶的高音響徹雲霄,喚醒整個鯊堡監獄,瑞德的口白為了這個自由做了最好的註解 

 "It was like some beautiful bird flapped into our drab little cage and made those walls dissolve away, and for the briefest of moments, every last man in Shawshank felt free. "

當然安迪的下場就是關禁閉兩個禮拜,而在獄警即將衝進來帶來鐵定少不了一頓海扁,有那麼一刻,安迪躊躇著是否該停下這大逆不道行為,微微顫抖著慌張,突然似乎音樂把他決心堅定,乾脆躺在躺椅上,盡情享受最後的歡愉。

年輕,活力充沛又衝動的湯米一出場,讓鯊堡監獄注入新活力,幾乎任何人都喜歡湯米,也包括安迪。雖然討人喜歡,但是年紀輕輕就反覆入獄,似乎有成為一個逐步墮落靈魂的隱憂。但為了剛出生的女兒,湯米想要力圖振作,尋求安迪協助來考取學歷。但有個羞於啟齒的問題他必須克服,也就是--湯米一直都是個文盲。其實湯米一旦在學習下定決心,他各種小聰明其實並不是空穴來風,讓人不禁懷疑,如果這個年輕人從一開始就有良好的環境有耐心的老師處理他的衝動問題,發現他的優點,他有必要繞一大圈來鯊堡一遊才開始學會寫字考取中學學歷嗎?



湯米對安迪來說,就像是個從來沒機會擁有的孩子,能在雙鬢斑白的年紀有機會能夠看著這個孩子從一張白紙的文盲蠻牛,得到這樣成功,在這個黑牢中是個令人心暖的救贖,但想不到戲劇化的是,湯米逐步瞭解安迪的故事後,發現原來殺了安迪太太的真正兇手,以前和湯米待過同個監獄,而且還是個超級大嘴巴四處放送他幹過的案子。湯米不但是心靈的救贖,似乎也快成為真正可以幫安迪洗清冤屈的救星了。但在黑心典獄長的盤算,安迪幫他洗了不少黑錢,不可能放他離開更不可能放任自己的秘密可能被公開,於是典獄長隻手遮天誘殺湯米,把出言不遜的安迪關禁閉一個月,來挫敗他驕傲的希望。從禁閉回來,安迪繼續幫典獄長洗錢。有天消沉的安迪臉上閃爍著希望的光,對著瑞德述說夢想之地的故事-芝華塔尼歐-沒有記憶的溫暖之地,要求瑞德出獄後(當時瑞德已經被假釋駁回兩次),務必到某地點取出安迪的東西。這種絕望的希望,加上似乎是最後的請求,實在令人擔心是否安迪即將想不開自殺,隔天早晨,令人意外的,安迪憑空消失於鯊堡監獄的囚室中。

接下來,電影開始描述-這才是真正救贖-早在安迪剛入獄不久,早就開始一點一滴把囚室牆壁掏空,天曉得他什麼時候就已經把這條通往自由的道路理出來,但似乎卻在鯊堡監獄中幾乎令人失望的不需回顧的時候,才選擇離開。對照於裡面很多被機構化的犯人們-像是假釋出獄反而適應不良自殺的圖書館管理員布魯克斯,安迪從來沒有外顯過他對於鯊堡監獄的依賴,但在裡面可以完成這麼多志業,很難輕易斷定他的離開是毫無眷戀的。電影最有名的場景正是安迪穿牆而出,進到污水道裡面,和所有污穢骯髒一同排出至溝渠裡,老天很夠意思的幫他下了一場大雨,安迪拉開身上的囚服洗淨身上的污穢,在大雨中張開雙手,一句話都沒說卻讓自由與你我心中強烈共鳴著。

最終,瑞德第三次假釋聽審,不再像之前的卑躬屈膝,迎合委員的喜好,當委員再次問了老梗問題 --你覺得你已經改過向善了嗎?(Do you feel you've been rehabilitated? ),瑞德的回答,或許可以寫進假釋教科書,又或者該是對於獄政系統聲稱監獄這樣監禁一個人的自由又只有不斷勞動毫無教育系統(記得嗎?這部電影裡面的教育系統是安迪隻手建立)的制度可以令人改過向善的最佳諷刺:

委員: 你已經改過向善了(rehabilitated)嗎?

瑞德: 改過向善(Rehabilitated)?? ~我想看看。你知道嗎,我完全不知道這個字是甚麼意思。

委員插嘴: 這是指,你是否準備好可以回到社會了。

瑞德: 我知道 --認為是甚麼意思,小子,但對我而言,這只是一個捏造虛構的字眼,一個政客的字眼,讓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可以穿著西裝和領帶有工作可以作。你到底想知道的是甚麼呢?是否我感覺到抱歉嗎?

委員: 嗯~你覺得抱歉嗎?

瑞德: 這些是去的日子裡,沒有一天不覺得後悔的。並不是因為我在這裡,或因為你覺得我應該。我回想我自己過去的樣子: 一個年輕愚蠢的孩子,犯下這麼可怕的罪惡,我想和他說說話。我想試著告訴他一些道理,告訴他事情應該怎麼樣。但我不能,那個孩子早就消失了只剩下現在這個老人,我必須接受這件事實。

改過向善? 這只是個唬爛出來的字眼,所以,趕快把你的印章蓋在表格上面,小子,別再浪費我的時間了。老實告訴你,我一點都不在乎。

順便,瑞德還翻了個大大地白眼來表達不屑,接著大大地Approved 印章就蓋了下去,四十年的牢獄生涯就此結束。也同時結束了瑞德這輩子唯一最習慣的穩定生活。出獄後,所謂的改過向善的生活,被安排到和布魯克斯一樣的超商收銀員的工作,戰戰兢兢,卻不知為何的生活,也讓瑞德差點步上自殺後塵。幸好他想起好友安迪逃獄前的囑咐,讓他在窗口買了指南針而非手槍,前往安迪所說得地點,在輾轉的前往溫暖的樂園- 芝華塔尼歐,一個擁抱,越拉越遠的鏡頭結束了這部片子。



或許這麼多喜愛這部片子的人有各自己的理由,而我個人對於這部片子最大的感觸在於,我們所有人幾乎都等於是住在鯊堡裡面,只是或許那具體的圍牆電網被隱形化了,把我們自己框在這種不公平不自由的情境,很多都是我們自己的妄念與執著(不管合不何理)所架構出來- 就如同安迪,或許早在審判的現場,內疚感持續處罰著他,即使他知道老婆不是自己殺,但是自己也的確有浮現過殺死老婆的念頭,讓他無法在陪審團面前演一齣完美的"因老婆被殺而心碎的男人的戲碼",他的入獄服刑,或許也是求仁得仁,為他沒犯過,但卻曾想犯過的罪行贖罪。這樣的漫無目的的罪惡感,和現今社會我們框架住自己的牢籠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工作沒錢賺,沒錢賺人家瞧不起我,你不愛我我偏不放手,你越打我我越相信我可以讓你改過回頭等。或許身邊那條從這制式化的牢籠逃走的通道早就挖好,只是你準備好要走了嗎?或許要去的地方不是 芝華塔尼歐,但是常常我們都有其他的選擇的。

 

, , , , , ,

心寬,路更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