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彥麟醫師 台南心寬診所

 

在診間遇到過動症(ADHD)的小朋友,通常與父母親溝通的時間,會比與小朋友互動的時間多很多。這些小孩的好動與注意力不集中,總是像把飢餓的剪刀,將我們之間有效率的交流,剪得破碎不堪。偶爾,我桌上的書與潔淨的牆面,也會遭殃。然而,父母親破碎的心,更需要時間去費心修補。

 

 

陪伴過動症小孩成長,是一段相當辛苦的過程。而夾在外界與小孩之間的父母,總是無法逃避地,承受著沉重的壓力與複雜的情緒。

 

 

夫妻間可能為了藥物治療的認同而爭執,可能將內疚投射到對方,指責對方的溺愛或冷漠是小孩問題的根源,甚或因為教養上的挫折,而放棄了彼此與家庭。

 

 

面對醫師、老師、或心理師,脆弱的父母很容易被憤怒或罪惡感所綑綁。無論醫師用多中性的字眼解釋過動症成因,母親還是掙脫不了自我歸咎,反覆回想自己是不是少吃了什麼?或者多做了什麼?彷彿過動症是由母親製造出來的,該扛一輩子的十字架。

 

 

出於保護孩子的天性,父母親對於學校的關心會過度警覺,擔心霸凌、排擠、貼標籤,而封閉了與老師溝通的管道。相對地,老師面對敏感的家長,也常變得退縮、被動。信任感往往就如此逐漸地流逝過動症變成一個祕密有母親再三叮嚀小孩,不可以讓同學與老師發現他在服藥。也有老師選擇用忽視來替代與家長間尷尬的溝通。

 

 

父母親教養小孩的態度與技巧,是心理師行為治療與親職教育的核心,然而這些原則須要極大的耐心與反覆的練習才能駕馭挫折的父母,疲憊又絕望,很容易便認定自己是不及格的父母。

 

 

有個母親自責又無助地哭訴:"不瞞你說,他身上的水管痕都還在,他們說這樣是家暴,可是我真的受不了,我也不想這樣,我真的管不住他..."一個失眠憂鬱的母親坐在我的診間,而她過動症的小孩則興奮地在一旁的地板上打滾。她嘆了口氣:"我問醫師該怎麼辦,醫師說,叫我要用愛包容她,唉......"

 

 

研究發現,過動症父母承受的壓力,不亞於其他嚴重障礙者(如智能障礙、自閉症)的父母。然而,在精神科醫師面前,父母親總是對自己的痛苦輕描淡寫,除了對孩子的擔憂,總不願多說些什麼。

 

 

在意孩子的情緒,父母親更要關心自己的情緒,在被情緒淹沒前,找到安全上岸的方法。憤怒管理、放鬆技巧、轉念練習,都是值得倚賴的救生圈。父母親也要學習原諒自己寬容自己的情緒,體會自己的需求,保留一些時間給自己充電沉澱(refresh),用愛包容孩子之外,也別忘了用愛包容自己。

心寬,路更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