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仲丘並不是壯烈犧牲的英雄,而是制度養成的魔鬼祭壇上的犧牲品。

如果你願意聽我繼續講下去,請先放下你我心中先入為主的觀念,暫時忘記批判的衝動,先看完下面的故事吧。

我們先從一個很有名的實驗-史丹佛監獄實驗  開始。1971年,心理學家菲利浦 金巴多博士 (Dr. Philip Zimbardo)在史丹佛大學裡面設計了一個很真實的實驗,他徵求了史丹佛大學學生來扮演監獄裡面 獄卒 和 囚犯 的兩種不同角色,目的在於觀察在人類對於被監禁的反應以及監獄的權威對於被監禁者行為及心裡上的影響。當然,在分配當獄卒和囚犯兩種身份的時候,必須要平均隨機的分配,也就是說,本來獄卒和囚犯在實驗前的評估,心理狀態及人格特質上,甚至體格上並沒有太大的差異。結果實驗預計要進行的是兩週,卻被迫在第六天就終止了,因為,在短短的六天之內,獄卒不再是在扮演獄卒,而是真的變成獄卒--變得為了管理秩序不擇手段,甚至有虐待狂傾向。一開始只是為了展現威嚴的報數遊戲,漸漸的失控,加上了交互蹲跳,仰臥起坐,半夜突襲擾亂囚犯的睡眠,脫光囚犯衣服(等於侵犯囚犯身體,形同體罰),拿走他們的飯菜,把抗命的囚犯關禁閉,要求囚犯們去辱罵訕笑不合做的囚犯。一開始他們也有一些心裡掙扎,但是用 " 維持秩序  "這些人就是罪有應得" 等理由,他們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甚至在準備上工的休息室,就開始討論今天應該要怎樣來整這些可惡的囚犯。而囚犯,想當然爾,他們會想反抗,一開始還有大規模的抗爭,還可以訕笑這些獄卒的權威,但在持續的虐待之下,後來僅僅剩下不合作運動-拒絕聽從羞辱他人的命令。甚至有囚犯出現精神恍惚,嚴重受虐的情緒障礙,而這名囚犯在實驗前可是被檢查確認心理狀態和其他人-包含獄卒和囚犯-一樣的健康。

 

, ,

心寬,路更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